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正规肉联厂院内猪血勾兑假鸭血稻香村店铺销售

发布时间:2020-07-13 12:07:01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5月5日晚,为调查假鸭血流向,记者将牙签放入即将送出的货物中做记号。

宰杀车间,一工人用桶接猪血,拿到血豆腐加工车间制作。

血豆腐加工车间,工人将猪血勾兑成假鸭血。

深夜,厢式货车将假鸭血送到稻香村农大店。

中瑞食品厂院内的加工车间,赤膊工人制作假鸭血豆腐。

稻香村北师大店内,一名售货员正在销售自称中瑞食品厂送来的鸭血。

制假鸭血车间藏身北京第五肉联厂院内,送货稻香村店铺提价5倍卖给消费者

近日,本报接到市民反映,北京一些食品加工企业用猪血冒充制作假鸭血豆腐。

记者调查得知,这些假鸭血除了流入一些批发市场外,甚至还进入了稻香村的店铺,以出厂价6倍的价格销售。

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董金狮表示,鸭血豆腐自身有一定营养价值,有补血和清热解毒的作用,但用猪血冒充制作鸭血豆腐,不但以次充好、违法经营,而且要把猪血做得非常像鸭血,可能会在加工过程使用添加剂,会对人的身体健康产生危害。

北京第五肉联厂院内,屠宰车间机器轰鸣。

电动传送带上,一头头被电晕的生猪依次输送到工人面前。一名工人用尖刀扎进生猪下巴,向上一拉,血喷涌而出。

鲜血连同生猪身上的污水,以及粘连的猪粪、猪毛和其他杂物,一起流入下方的血槽内。

5月2日上午,一身青色工装的刘学军(化名)提着塑料桶,站在血槽前。工装左胸前印着“北京第五肉联厂”。

他拿着舀子,从血槽中一勺勺舀出猪血,倒进桶中。桶满的时候,用舀子一搅拌,黏稠鲜红的猪血,冒出几丝气泡。

“新鲜的猪血,用来做血豆腐。”刘学军说。

正规肉联厂院内猪血制“鸭血”

屠宰车间北侧,不足20米远,就是刘学军自称承包做血豆腐的车间。车间门口,停着一辆厢式货车,车厢内摆放着几筐血豆腐。

5月2日,记者以饭店采购血豆腐为名,进入刘学军的加工车间。

约40平方米的车间内,砌着两个水泥池子。池子里,混浊的水泡着成筐成筐的血豆腐,向外冒出蒸汽,腥味随之扑面而来。一名工人正用热水管冲泡血豆腐,地面上积满了热水。

“你是要猪血豆腐还是鸭血豆腐?”刘学军问。

记者看到,池子里的血豆腐有的块大,有的块小。

“大块的是猪血豆腐,小块的是鸭血豆腐,都是屠宰场新鲜的血做的。”刘学军说。

“这个屠宰场不屠宰鸭子吧。”记者说,“都是内行,你别蒙我”。

听了这话,刘学军坦言,“鸭血豆腐也是猪血做的”。

记者从水池内捞起一小块所谓的“鸭血豆腐”,其外表光滑鲜亮,摸起来柔嫩,掰开后,血豆腐内呈现许多不规则的小气孔。而大块的“猪血豆腐”,颜色较暗,摸起来略显坚实,里面的气孔较大。

“猪血做的鸭血豆腐,跟真的一样,根本看不出来,也吃不出来。很多批发市场和超市都从我们这儿订货。”刘学军说。

“你放心吧,几乎整个北京的鸭血豆腐,都是猪血做的,哪有那么多鸭子。”刘学军说,价格上,猪血豆腐1.3元一大块,“鸭血豆腐”1.3元两小块,都是1.3元一斤。

“我可以卖给你,但万一被人查出来,你别说是从我这儿批发的,说了我也不承认,鸭血豆腐都不开票。”刘学军说。

店铺内“鸭血”提价5倍

为弄清假鸭血豆腐销往何处,记者多日在第五肉联厂附近蹲守。

每天下午四五点左右,刘学军都会驾驶一辆红色电动三轮车,满载10余筐血豆腐,驶入第五肉联厂发货处。

北京第五肉联厂发货处,停放着数十辆厢式货车。夜晚到凌晨,这些货车载着各种肉制品,运往北京各地的批发市场和超市。

5月3日下午5点多,刘学军将十几筐血豆腐运到发货处,将一筐筐血豆腐搬上一辆牌照为京AJ4594的红色厢式货车。

当晚10点40分,红色厢货启动,驶出肉联厂。20分钟后,货车停靠在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回龙观店门前。司机和店内工作人员从车上抬出几筐血豆腐,抬进店内。

随后,记者继续跟车发现,这辆红色厢货又分别驶入稻香村农大南路店和农大店。

据了解,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驰名中外的老字号企业,专门销售糕点、速冻食品等,在北京拥有多家店铺。

5月4日,记者探访稻香村回龙观店、农大南路店、农大店,这些店铺内均设有冷食专柜,且摆放有血豆腐出售。记者询问是否有鸭血豆腐,回龙观店表示需要问下总部有没有货,得到的答复是暂时没货。农大店则称,有鸭血豆腐但需提前订货,第二天可取货。随后,记者预订30斤鸭血豆腐和10斤猪血豆腐。

5月5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稻香村农大店。店员抬出一个红色塑料筐,与第五肉联厂血豆腐车间的筐一模一样,里面正是记者订购的30斤鸭血豆腐和10斤猪血豆腐。

“鸭血是第五肉联厂的,你放心就是了。”店员说。

算账时,出厂时1.3元每斤的价格,到了稻香村农大店就变成,鸭血豆腐每斤8元,猪血豆腐每斤5元。

随后,稻香村农大店出具购物小票只显示名称为“排酸猪血”的单价和金额,“鸭血豆腐”没有任何显示,只是金额240元。记者索要发票,工作人员开具的发票也只显示为食品,“不能开出明细。”工作人员说。

假鸭血豆腐进出稻香村店铺

那么稻香村农大店销售的鸭血,是否就是刘学军的车间用猪血制成的?

记者再次从稻香村农大店预订了鸭血豆腐,对方承诺5月6日早上可取货。

5月5日,天气炎热。下午4点15分,刘学军驾驶红色三轮车,载着七八筐血豆腐,从血豆腐加工车间驶出,直奔北京第五肉联厂发货处。

到了发货处,刘学军还是找到那辆京AJ4594红色厢式货车。拉开厢货门,他将两筐血豆腐放进车厢后,又往其他厢货上货。

当日下午,刘学军往返加工车间和发货处四趟,共运送血豆腐二十余筐,除了往厢货内上货外,有几筐血豆腐还被搬进肉联厂附近的超市。

晚上8点,天色渐暗。记者站在京AJ4594厢货车旁,看到车厢内两个红色塑料筐,盛着大量血豆腐。血豆腐的形体大小,正是此前记者在血豆腐生产车间暗访时,刘学军介绍的“鸭血豆腐”。

此时,“鸭血豆腐”装车已有4个多小时,厢货内弥漫着腥臭味。

为证实“鸭血豆腐”的流向,记者将此前做过标记的六根半截牙签,分别插入血豆腐中。

当晚10点40分,京AJ4594厢货装上冷鲜肉和猪蹄后,驶往北京多个稻香村店。11点30分,厢货如期来到稻香村农大店,几名店员将盛放血豆腐的红筐搬进店内。

5月6日上午8点30分,记者前往稻香村农大店取货。

店员从柜台下抬出满满一筐血豆腐,“鸭血都给你准备好了,今早刚到的。”

记者称单位报销严格,要求开具完整信息的小票。店员表示为难,“你跟你们单位领导好好说说,不能开全,这个空白就是鸭血。”随后,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店员只给记者开了一张“鸭血款”的收据。

8点45分,记者抬着装有“鸭血豆腐”的红筐走出农大店,将血豆腐逐一掰开。筐内的水温适中,可见未作保鲜处理,从运送到售出,血豆腐已放置达15个小时以上。

在一片散发腥臭味的“鸭血豆腐”内,昨晚标记的六根半截牙签,赫然出现。

[1][2][下一页]

男西服设计

新疆工作服制作

许昌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