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通田停产李胥兵转战江南加热片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8:30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李书福的二哥吉林空降拯救计划梦碎   通田停产李胥兵转战江南汽车   奥克斯、上海万丰、吉林通田,这个民企造车的名单还可罗列下去,但它们当中的很多企业已开始无奈地退出市场。曾经一场轰轰烈烈的民企造车运动,造就英雄无数,也无情地把一批企业洗牌出局,吉林通田就是其中一家   “去年下半年开始断断续续停产,今年年初开始全部停产了。”9月13日清晨,吉林通田汽车公司(下称“吉林通田”)生产基地——吉林省吉林市江北机械有限公司(下称“江北机械厂”)门口,一位正走向厂区的员工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年初就已停产   寻找吉林通田颇费工夫。“吉林通田的厂区在江北机械厂内,但是吉林通田办公室在工厂的东门。”通过江北机械厂门口保安指点,记者在原江北机械厂东门宁波路路口找到吉林通田的办公地点。   在这栋不高的五层楼建筑里,包括吉林通田在内的四家公司均在此办公。“吉林通田的办公室就在这座建筑的三层,但他们只有几个负责售后服务的人。”大门口的门卫向记者表示。   占据整个三楼的吉林通田显得空空荡荡,在早上9点多钟的上班时间内,除了零部件公司和总经办两个房间有两个人值班之外,包括总经理室和汽车设计部等部门的办公室大门紧锁。   “我们今年年初就停产了。”留守在吉林通田办公室内的工作人员向记者确认,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的细节,“我们的领导不在。”他拒绝记者参观工厂生产线的要求。   记者辗转找到一位原吉林通田的员工,他告诉记者:“我们从去年年底开始,就处于停产状态,今年年初,车间工人大都回到江北机械厂。”目前在江北机械厂上班的徐先生对记者表示:“当初组建吉林通田的时候,主要员工都来自江北机械厂。吉林通田的投资方只来了一些管理人员。”   吉林通田此前的汽车生产线主要由三部分组成:焊接、涂装、总装。其中去年年初的时候,吉林通田的冲压生产线与江南汽车的整合中,冲压线被转移到湖南的生产基地。“整个工厂现在只剩下厂房,生产线和生产设备都已被封存起来了。”   吉林市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也向记者证实了吉林通田停产的消息。“生产的车型并不受消费者欢迎,在断断续续生产三年之后,加上经营模式备受质疑,吉林通田已只剩一个空壳。”这位主管吉林市汽车工业的官员说。   拯救计划破灭   去年,吉林通田开始陷入整体低迷之后,吉林市政府和江北机械厂以及投资方李胥兵(李书福的二哥)开始联手拯救吉林通田。其中投资超过亿元的吉林通田新基地一度成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但《第一财经日报》实地采访得知,这个计划中的新基地已巍然成形,但基地主人却已悄然更换。9月13日,记者在位于龙潭经济开发区下八家、松花江江边的原吉林通田新基地所在地看到,这个原先规划给吉林通田的基地主人已换成了“吉林省江山重工集团”。“以前是汽车厂的,现在是重工的了。”正在现场施工的工作人员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据今年年初公布的《吉林市汽车工业“十一五”规划书》显示:“在龙潭经济开发区的新厂区一期工程6.6万平方米厂房已封闭。”   据吉林通田称,这个项目曾被列为吉林省的“重点工程”,去年第四季度争取完成厂房主体建设,年底设备安装完成,而且,后续车型也已确定,将要推出的另一车型是1.8升排量的“通田虎”,以超低价格与宝来竞争。   这个已经易主的基地中吉林通田的痕迹仍然十分明显,这个沿着松花江而建的狭长基地赫然耸立着长达一公里的厂房,“这是去年做汽车厂的时候遗留下来的。”施工工作人员说。   江北机械厂厂区停产、新基地易主,吉林通田已彻底退出吉林市。但李胥兵的造车梦想并没有彻底破灭,早在去年开始,李胥兵就在谋求新的机会,去年年中,同属李胥兵旗下的江南汽车已接收吉林通田的部分资产和设备,同时,通田阁萝也转产江南汽车。   由于两家公司均属李胥兵控股,吉林通田与江南汽车的销售网络已进行整合,吉林通田大部分的管理层已经调往江南汽车。“浙江人都离开了。”留守吉林通田的这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她身上原先的工作服也已换成了一家空调品牌的厂服。   除了孤独地竖立在宁波路办公楼门口的“吉林通田汽车有限公司”的标志,吉林通田的痕迹正在吉林逐渐淡出。   曲折的通田汽车   从通田汽车的前身江北机械厂开始,造车经历就命运多舛。原兵器部所属的吉林江北机械厂,生产奥拓系列,和长安奥拓一起,被称为南北奥拓,在汽车界就该算“鼎鼎大名”了。吉林通田是江北机械厂在2002年的相关汽车资产与多家民营企业投资重组建立的。   从江北奥拓到吉林通田,江北机械厂在造汽车历史上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早在1980年,江北机械厂就凭借军工优势开发出了汽车发动机,还上了摩托车。1985年前后他们借用菲亚特126P底盘,不久他们又以富士重工最新上市的一款斯巴鲁为样车,开发出了“美鹿”牌两门轿车。1990年开始生产,1992年底停产,总共只生产了200多辆。   尽管江北机械厂造车20年,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负债累累,濒临破产,但江北厂手中还有个轿车“目录”,这个“壳资源”在中国却是奇货可居。2002年4月28日,吉利家族开始介入江北机械厂,李书福二哥李胥兵旗下的杰士达美鹿在吉林下线,再一次把江北厂引入人们视线。但是好梦不长,因市场反应欠佳,热闹了不到4个月美鹿也停产了,杰士达和吉利资产置换重组,此后,李胥兵牵头的浙江数家民营企业总计投资13亿元再次重组江北,成立吉林通田汽车有限公司。2003年推出的TT7080“阁萝”微轿,排量在0.8升至1.04升之间,外观酷似POLO( 报价; 图片),售价仅4万元左右。   但是阁萝轿车在2004年高调亮相之后,很快就被市场抛弃,根据中国汽车协会的统计,吉林通田的生产和销售记录仅仅停留在2005年的11月份,1~11月份的累计产销不到600辆,其中2005年6~9月份的产销量仅仅只有10多辆,“从那时起,吉林通田就几乎处于停产状态,之所以还有一些产量,是为了给外界看的,造成没有停产的迹象,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年底。”原吉林通田员工徐先生对记者透露。   记者在江北机械厂门口守候近两个小时,一辆阁萝轿车都没有见到,就连在吉林市市区内,在记者采访的三天时间内,也几乎没有见到一辆,阁萝的市场表现可见一斑。

西安家具补漆

水陆两栖挖掘机租赁

高压防水堵漏注浆机

艾米粒瘦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