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31第五届防水行业高峰论坛开启破冰之旅北京【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8-15 12:45:45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31_第五届防水行业高峰论坛开启破冰之旅_北京

【背景】目前在我国,建筑渗漏已成为除建筑结构之外影响建筑质量的第二大问题,被称为“建筑癌症”。我国的建筑渗漏率一直居高不下,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假冒伪劣防水材料的使用。用假冒伪劣防水材料建造出来的建筑工程,质量差、易渗漏,严重损害了建筑的使用寿命和安全性能。卓宝防水在湖北市场的正品率不到两成,去年实际销售防水产品约200万平方米,可市场上的销量却超过1000万平方米,大部分都是假货。假冒伪劣产品虽然便宜,但生产工艺落后、节能环保不达标。面对严重的市场乱象,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应该如何整顿行业,净化防水市场环境?新常态下防水行业应如何转型升级、优化重组?为此,房天下搜房网携手中国建筑防水协会诚邀国内各大防水企业齐聚一堂,共同对话第五届防水行业高峰论坛。 参会嘉宾: 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理事长朱冬青 美巢集团股份公司董事长张经甫 德高(广州)建材有限公司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徐英 深圳市卓宝科技集团董事长邹先华 广东科顺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勇 辽宁大禹防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宪明 广州雷邦仕化工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旭光 广西金雨伞防水装饰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伍盛江 论坛话题: 议题一怪圈:揭秘防水行业混战乱象 议题二破冰:如何整顿行业,净化防水市场环境? 议题三把脉:防水行业转型升级、优化重组之路 【主持人】我是记者孔雪丽。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荣幸地介绍今天出席的嘉宾,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理事长朱冬青、美巢集团股份公司董事长张经甫、德高(广州)建材有限公司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徐英、深圳市卓宝科技集团董事长邹先华、广东科顺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方勇、辽宁大禹防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宪明、广州雷邦仕化工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旭光、广西金雨伞防水装饰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伍盛江,欢迎伍总。感谢各位的到来,由中国建筑防水协会与房天下家居网共同举办的防水高峰论坛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届了,我们在去年讨论防水给人带来的安全隐患问题,今年我们将聚焦防水行业的假冒伪劣问题,来探讨如何开启防水行业的破冰之旅,作为防水论坛的联合主办方朱理事长每次都会来,朱理事长您认为当下防水行业对工程质量和消费者造成的伤害有多严重,对行业的假冒侵权行为有多猖獗,朱理事长您给我们说一下。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理事长朱冬青 【朱冬青】我想大概有这么四个危害吧,假冒伪劣的防水产品,对于建筑、工程、百姓都会有影响。第一个我觉得建筑防水关乎建筑安全和建筑使用寿命,假冒伪劣产品不能对建筑安全和建筑寿命提供保护,所以说如果用了假冒伪劣产品,就会涉及到很多建筑安全可能性和隐患,然后折损建筑寿命等等。有大量证据证明,这是大量存在的。 第二点我想假冒伪劣产品大量占用了我们的资源,特别是一些宝贵的资源,包括一些化工产品,如沥青等。假冒伪劣产品也是用这些资源去生产,他是侵害我们合格产品原材料的市场行为,同时假冒伪劣产品又不能够用这些原材料来满足市场耐用性,所以他大大地浪费了这些资源和能源。 第三个就是在生产过程中,假冒伪劣产品大部分都是不节能和不环保的,这种现象非常严重,所以说他浪费资源能源的同时,还会大量污染环境,在生产过程中会是这样,在使用过程中也会是这样,这个里面涉及到安全、涉及到节能、涉及到环保,危害是非常大的。 第四个是涉及到保险权益,我们都知道老百姓买一个房子可能是一生的积蓄,如果这个房子因为安全性和他的寿命有了重大隐患之后,老百姓的权益就会损失,现在我们都讨论房子70年使用寿命、70年以后这个房子还能不能延期使用等等。其实我跟大家多次都在讲,我们根本不需要关心70年以后,到70年的时候你这房子还有没有,这是我们关心的。因为你的房子使用寿命可能没有是70年,,因为中国的住建部部长曾经说过中国房屋使用寿命平均20到30年,那还考虑什么70年以后。建筑防水没有做好,使建筑寿命折损,所以我说人最悲哀的是房没了证还在,所有的老百姓应该从关心自身利益出发,买房子的时候首先关心这个房子耐久性和安全性,如果说忽略了这点,那也成了悲哀的事。所以我说这四点构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危害,无论是国家层面,行业层面或者百姓层面。 【主持人】以目前来说,我们协会有没有数据,就是这些产品能占到市场多大的比例? 【朱冬青】这个东西很难去讨论一个比例,我们只能说按照这种经验去推,我们可能还有一些统计方法,比如对于现在的这些产能,我们认为现在市场上60%到70%产能都属于落后的,因为这些产能不符合国家的,包括准入、生产许可等等这些装备,要求环保节能、要求品质达到国家所有的标准。然而,我们市场上各种比例是不一样的,比如北京、上海可能整个趋向更好一些,还有一些省份更差一些,那种非达标的产品量,大概在市场中占有50%、60%,甚至70%以上,各个地方不一样。客气地讲非达标产品可能符合某些地方性标准,严格地讲他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因为他不符合我们国家标准。尽管他也有一定的防水功能或者有一定寿命,但是他是不符合国家标准的,所以严格的说非达标产品都属于假冒伪劣,但是今天我们讨论的打假范围需要另当别论。我们现在更多讨论打假是针对那些无证生产假冒的品牌,或者说是以次充好的产品,但是我非常负责任地说那些非达标产品实质上也是一种假冒伪劣。 【主持人】谢谢朱理事长,我们德高、美巢、雷邦仕防水的代表企业,所以对假冒伪劣的现象也非常有发言权,我们先请张总给我们谈一谈,美巢有没有遇到假冒伪劣产品。 【张经甫】美巢是在假冒伪劣方面受害非常大,为什么这么说,传统被仿冒,不仅仅防水产品,我们其他的产品在市场也全部被仿冒,而且仿冒覆盖范围非常广。我们没做精确统计,但是应该说20多个省都会有美巢的假冒产品。对假冒怎么看?其实包括我的经销商不止一次问我这个话。我说如果从感情上来讲我个人有,因为美巢假货实实在在地对美巢本身是一种侵害、一种伤害,但是我们也应该理性地看待假货。我个人认为假货之所以存在,应该是人们对其一种扭曲的判断,就是凡是品牌产品一定有假货,如果没假货你就不是个品牌产品,这就是个扭曲的看待;另外一点,我认为源于我们的社会环境、经济秩序、法治环境还有些缺失、还不完善,我认为这是假货存在的一个社会机会,或者从更大层面来讲,是我们的社会进程正处在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这个阶段,整体发展还有一些不完善,这些都是假货存在的社会环境;最后一点就是消费不成熟,实际上我们有一个通俗的说法,消费成熟的标准是品牌消费,但是实际上之所以有大量的假货存在,是消费者对假货的主观判断上,还是有明显缺失的,有些是缺少对自己保护的意识。还有些个别的情况是由于购买力情况,他可能对假货不是拒绝的态度,反正我的要求标准低,能有一个功能就OK了,所以说从消费上也有不成熟的趋势。由于环境方面的不完善,大量对品牌的侵权发生就成了普遍的现象。可以这么讲,现在在任何一个省,如果品牌产品找不到他的假货反而是不正常的。实际上假货不光对产品造企业是一个伤害,我认为最让我们有压力的是它们对消费者的伤害,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实际上消费者房屋的一次装修,我们使用的寿命大约应该在10年,甚至更长时间,北京地区应该在10年左右,有些偏远地区可能要达到13、14年,实际就一个话题,人的一生你装修几次?消费者拿出对自己生活乃至生命质量重大影响的一件事,投入精力和人力在这个进程中,可是他的权益和利益没有受到保护,反而受到伤害,这一定程度上也是悲哀的一件事。 【主持人】徐总您认为我们企业怎么样应该来净化我们市场环境。 【徐英】很高兴今天能来参加搜房的活动,其实很早也参加过协会的。这个话题我认为是个严肃话题,所以我得到朱理事长的号召后,就表示我要来参加这个论坛。刚才就像主持人这样一个提问,关于假货造成受害公司基本成本的支出,我们说每个成本、每个产品资本都有个科学的成本结构,但是这一块就是硬加上去,这样其实对企业本身、对消费者本身对以及社会资源的投入,都会造成很大伤害。比如我们本来一般的包装,我们可以做的工业化一点,但是有造假,我们尽可能做的精美一点,我们当时也是比较简单的想法,把这个做精美一点,让你仿冒比较难,但是现在仿冒的本事也特别大,你今天再精美他也能做地一模一样,最后就变成大家都在做这个。当然从企业来说,你肯定跟制假的说,他就把表面做好,消费者没有办法发现,这一块就硬生生的把本身的产品结构在成本中就提起来了。第二个你想我们发生这个问题要维权,我们现在集团专门设了一个打假部门,特别是像我们叫零售企业的一个品牌,我们要追诉,这个对我们的任务就更艰巨,我们必须要有专业的一套班子做这个事情。 【主持人】具体做什么事情? 【徐英】我们那么多的专卖店,有那么多的经销商发现这个假冒伪劣,作为他们来说以厂家品牌权肯定要出来担当这个事情,我们肯定要有大量的人力接这个投诉,我们内部投诉肯定要现场取证,要跟当地的政府部门要组织工商打假,还有后续的我们特别是售假单位制假单位我们还要做一些法律的起诉,所以我们现在就这个部分我们已经有很大的预算投入,其实我们这方面对我们团队,因为我们是个法治企业,我们做这个预算还要给集团有一个交代,你要把这个故事讲清楚,他们虽然是耳闻,好像是有这个事情,但是一旦到这个企业本身来说的时候要打报告,是不是有这样的故事存在,是不是要投入这么大的精力,所以对这一块的投入又无端端的了增大了一块投入。第三个我们品牌的投入更大,品牌的维护,要想方设法要让消费者,不管是家装公司也好,甚至我们在天猫上也开了一个网店,在这方面的宣传,让使用者知道你不要用假货,我们专门做了防伪体系连续升级了两次,我们也希望在这方面整个品牌建设上又跨了一层,所以从最最微观的层面来说,企业本身的组织成本这块已经好很多。更不要说从更高层面,就说品牌信誉的维护,以及我们内部的团队建设,包括我们经销商团队,这都是一年出来的,所以从最后一关我感觉对我们整个企业的支出就有很大的提高,所以心理上我感觉这个心理上大的层面上,其实大家还是很能理解,从微观层面上这不是一个很简单说是能够打假,是一个系统的,各个方面都要去做一些投入,所以我感觉是一个好话题,也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我们也愿意从微观角度、从企业的角度,做一些努力。 【主持人】好的,谢谢徐总。黄总,我们雷邦仕在打假方面做了哪些具体的探索和工作? 【黄旭光】假冒包括伪劣产品其实我觉得哪行哪业都是常态,做的好的像主持人刚才说的他的产品被假冒证明他做的好,其他行业我们保守行业,其他很多行业包括药他们的假冒更严重了,所以我们防水行业假冒其实也是符合各种业态。包括代理商跟我说,我们德邦仕他们的价格比我们便宜了,我说不可能吧,徐总他们的产品应该不是随便送,老是这样搞的最后我看按他的价格体系,他的代理商是不重的,这种现象是不他代理商做的不赚钱的生意,或者是他的相应的经销商有些做假冒的现象出来,因为徐总他们是老大哥走在前面,我觉得他们价格体系应该是比较好的,不会随便做一些这样的东西出来。 【主持人】您说那些便宜的假冒伪劣。 【黄旭光】对,我说别人假冒做的产品,不一定一级代理商就是分销商,也有可能不排除代理商做这种事,在渠道方面这个排除的,服装也是这样搞的,代理商也是假冒商品也有,这个现象不是说专卖店一定卖真货,鞋子耐克都有这样做,其实我结合假冒现象,一个对内部的体系,代理商里面其实应该追查一下,要不不可能得到这些产品。第二个就是现在很多行业都进入防水行业,特别是我们首批的,很多涂料行业,包括三棵树现在对防水行业都进来了,特别是防水涂料,他们进来是好事也是一个压力,这个行业大家都是很多的拼价,特别零售行业我们几个厂家的价格还是比较好,大家没有往价格战方面去走,因为每一个价格战还是最多的牺牲,所以我觉得大家做价格体系还是不能随便被搞乱,因为后来者他肯定最终只能做价格,你最终牺牲这个质量,最终损害消费者的权益。雷邦仕这几年也有就是假冒伪劣的产品,但是说白了工商的执法力度是不够的,做假冒人的成本比我们处罚的还小,他抓到了是根据他抓到的多少来作为处罚的标准,有时能达到的也就是一百几十桶,我们派人跑来跑去我们成本比他高,这个现象是有的,我们行业一起来探讨做这个事,大家从价格战怎么能做好质量,第二从行业怎么来打假,包括老百姓装修业怎么来做。 【主持人】这些假冒伪劣的产品,除了经销商渠道还有没有别的渠道流向市场? 【黄旭光】流向市场的按我们自己的团队,我们都是秉承质量为本的方针,说白了我们防水涂料门槛不是很高,哪怕像徐总说的做的再精美都是没用的,就是印刷,有的人说我们做定制桶,其实定制桶一个模具也就几万块也能做,你把这个功课用在模具上,这个成本也不是很高。我们这个行业来说,确实门槛比较低,一个投资成本不高,所以这个行业确实假冒的现象比较严重,而且老百姓他本身可能一辈子或者十年才装修一套房子,你要让他识别这个确实是有难度的,而且这个漏不漏水也是做完以后才知道的,所以我对这个问题大家一起讨论讨论看看有什么更好的方式。 【主持人】接下来会继续讨论。朱理事长,卓宝、科顺、金雨伞、辽宁大禹他们是防水协会的副理事单位,对于他们现在打假的行为你有没有一些建议,我们协会有没有给予他们一些支持? 【朱冬青】其实我觉得企业打假都是被逼无奈的,这应该不是企业的职责,应该是政府的职责,但是造假猖獗,各行各业都存在,政府也没有这么多的能力去来管理。所以全力依靠政府,特别是要从立法的层面上能够给我们的企业和消费者带来全力的保护,这个是我们任何一个企业公民包括我们行业的管理者都必须要做的。我们现在实际上我们这个协会和政府也合作了很多次,每年我们大家都把防水的打假列为国家质检总局的利剑行动,这个利剑行动是国家层面上的大的活动,但是他不是把很多的产品都列为,他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和百姓的这种安全、健康这些东西,他把他拿出来,列到质检领域里,我们也做了很多努力,防水的产品也在这个里面,这个就是说我们从国家层面上有一个手段你能去做这件事情,但实际上国家的手段还是需要很多的行业人去维护,所以我们也在这儿呼吁更多的你能够找到造假信息的我们都可以提交到国家执法司,我们在这里面是有专项的,哪怕给我们协会都可以,我们也愿意帮助大家去搜集这方面信息,然后分批的去经过甄选然后送到质检总局,完善他每一次打假的方案,我觉得这个事是可以做的。第二个就是我们去年和国家质检总局执法司成立了一个打假保优协作网,我们有31个企业作为我们打假保优协作网的成员。 【主持人】是说31个防水行业的企业。 【朱冬青】对,防水企业,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些企业上面的力量,能够去知道这些打假的信息资源,能够稳准狠的动用国家机器的时候,能够消灭他,而不是说我们弄了一堆杂乱无章的,你实际上是在浪费国家的资源浪费国家的权利,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提供更多的有效的信息,动用国家的行政手段来去治理他们,这个对我们行业应该是威慑力极大的一种方式,也可能那个假冒伪劣真的不是很大你抓到每一个,现在造假人也都把这个弄的很谨慎。我举个例子,最近我们在北京也有一个很大的知名企业抓到一个,说里面有八百个桶,但是没东西,就不值什么钱,如果装上东西就够判刑的界限,但是现在这些人不到出货的时候他是不给你装的,那就是装的桶,不值钱,所以他不能算成他的那种罪刑的基数,就没意义,所以我就说我们利用我们这些企业的资源,然后能够有更多的社会的基层里面能够提供更详尽的一些数据,这是我们第一个,就是要利用国家去做,一个是在立法层面一个是在执法层面,这两个层面我们必须要依靠政府。 第二个要依靠行业和企业这两个层面,一定要去做国家可能现在目前来讲还没有办法能够做的事情,那就要企业自己做,比如说这次卓宝、科顺、金雨伞、辽宁大禹打假维权是净化防水行业的先驱者,是行业学习的榜样!,他们去打击假冒伪劣,而他打击假冒伪劣是有一个特色,就是他专门打击冒他品牌的这些假冒伪劣的这样的一些事实,更重要的他可能还打击他自己的代理商去造自己假的市场,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行业里面能够去剜痛,把自己的痛点找到。但是可能对这个企业危害很大的是来自于他自己的,刚才黄总也都分析了,这个层面上我觉得是我们很多的人特别很多的企业不愿意承认,我不知道徐总承认不承认,你的代理商有没有造你的假,你要说这个事你还没有纳入你的打假的范围里面,我建议你赶快设立一个你们内部打假的体系,很多是来自于内部,这个一定是有的,而且这个危害性是最大的,你外部那些东西我们真的是可以动用进去的,但是内部这些东西我觉得是很复杂的,所以我们这次我们这个打假的四个企业维权的活动,把这一块也作为主要的一块,当然也包括外部的,但是他可能更局限说我们这个打假只是打冒了我们四家的假,而不是社会若干的假我们都去打,这个也是有界限的,因为企业成本在这儿摆着,我花了钱我去做这个事,我花了钱我可能有另外的机会,我花了钱是做行业的事,他们也去做,包括我们现在在座的很多事也是企业花了钱在做行业的事,他说只要有假我们都打,那是另外一个比喻的话题,今天他们这四个人的话题我们只是把打我们自己的假,而且把代理商造假也作为一个重要打假的内容之一,我觉得这是一个层面。 第三个层面就是社会监督,社会监督包括媒体的监督,包括百姓的监督,这个我们希望能够也建立这么一个机制,通过政府的手段通过我们企业的手段,通过我们社会的监督,包括媒体的监督,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这都是目前在中国的法律下非常有作用的,你去做一种暴光,列入黑名单,或者说举报,我觉得现在法律层面上应该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之一,你去说找工商局抓到他,罚个几千块钱上万块钱,这不成压力,你要把他挂在黑名单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造假的,让他终身没有机会去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力度,所以我们也提出一些行业的建议,就是说国家在法治层面上应该去像李克强总理,多次在这一两年的各种会议上去说的,让造假者无处存在,目前我们这个法律可能做不到,但是我们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实现,早日实现我觉得有很多的手段,其中媒体监督、社会监督是最大的手段,而且我们希望政府能够把他公之于众,让他衡量这个代价,现在造假成本太低,不适合我们这种社会主义的生产,去健康发展,这适不适应的,我希望通过这几个层面上能够在这上面大家多做文章。 【主持人】谢谢朱理事长。 【朱冬青】我觉得更多的老百姓还不了解建筑防水的危害性,如果他把这个危害性了解的非常深的情况下他也会去关注,因为它是个隐蔽工程,他不像地板装饰装修能看的到,那个东西是看不到的,你只有出了问题才能看到,出了问题就晚了,所以我觉得我们也有职责,利用各种的手段,包括这种政府的,包括我们企业的,包括媒体的,向我们更多的百姓去宣传建筑防水的重要性,或者叫建筑渗漏的危害性,让他们能够觉醒,让他们倒逼这个市场,我觉得可能力量会更大。 【主持人】需要行业的宣传和普及。 【朱冬青】我们做的很不够,希望你们帮助。 【主持人】谢谢朱理事长,邹总就是我们四家企业现在打假情况将会持续到什么情况,下一步我们的计划您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下。 【邹先华】这个我还是把背景说一下,就是我们四家企业。 【主持人】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 【邹先华】我们是竞争对手,我们在这个问题上面我们为什么如此的齐心协力来做这件事情,我把这个背景说一下,关于四家企业联合打假我想首先是基于这么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我们国家渗透率的确是非常高,我们去年在协会的支持下做了一个调查。渗漏的房子95.33%,它是以一栋房子为点,渗漏点比较广,刚才理事长也讲了这个渗漏的危害性非常大,我们周围品牌企业,我在这个行业里面已经20几年了,在行业里面给了我们很多的荣誉和财富,我们作为业内人士我们脸上有光,尤其作为品牌企业我觉得应该为这个行业要做点事,因为他涉及到老百姓的贴身利益,如果房子漏水,像今天我们在座的嘉宾有接近十个,下面的工作人员有十几个,我相信大家都遭受过房屋渗漏所带来的痛苦,他会影响到老百姓的幸福指数,所以我们坐不住,这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讲,我们这些企业都是受害人,刚才说的这个原因,为什么渗漏率这么高,应该说与假冒伪劣产品是高度相关,我们前十位的防水材料的品牌企业,防水行业里面加起来他的市场占有率不到10%,剩下来的是什么企业呢?当然还有一些正规企业,更多的是有一些假冒伪劣的产品部合格的充斥这个市场。以我的故事为例,就是假冒我们的,我们作为粗略的统计应该是在30%到50%之间,你说这我是不是直接的受害者,我的企业是非常大的受害者,而且这些人造假非常的猖獗,他公然的挑衅你,他怎么挑衅呢?他把他的假冒伪劣产品做好了以后,到我们所有的经销商到我们的销售人员哪里去兜售去销售,说我有跟卓宝公司的外包装一模一样的产品,但是我的价格只有他的三分之二,甚至只有二分之一,你想一想我的经销商本身我们下面的工作人员都好好的,都是良家妇女,都是遵守道德的模范,但是在这种巨额的诱惑下好人他也会变成坏人,他禁不住这个诱惑,他本身一平方可以赚十块钱然后赚五块钱,你假冒伪劣一来外包装跟你的一模一样他可以赚20块钱,有什么人能禁得住这种诱惑呢,所以这种假冒伪劣的横行,他导致的后果是非常严重,一方面是社会的困境,另外一方面对我们企业利益的侵害非常的巨大,所以我们是直接的受害者,因此我们有这个动力,内在的动力来做这个打击假冒伪劣的这一件事情,那么核心的就是这么三句话,聚力量、破虚假、保权益。为什么是几家合起来做?我们过去每一家都做,谁都重视自己的打击假冒伪劣,但是一家的力量非常有限,我们老家的一句话来说,叫“道士遇到鬼,法子都使尽”,刚才朱总也讲了,我们报到公安局也解决不了问题,后来我们几家企业得到一个启示要抓源头,要集中力量,一个拳头集中起来才有力量,我们过去打假声势也不够,声音太少,响应者太小,所以我们就在探讨一个问题,我们最大的利益是什么呢,我们出来竞争,我们最大的利益是联合起来去对付假冒伪劣。 【主持人】我们的竞争对手是那些假冒伪劣的产品。 【邹先华】我们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但是对付他们得有方法,所以我们这次就合起来,一家拿很多喊做一个奖金池放在这里,重点举报什么人呢?举报造假者,我们从源头抓起,现在看来就是说因为现在科学技术非常发达,信息非常发达,资讯非常发达,我们充分的利用自媒体、微信、微博信息还有网络,电子邮件采用这种举报方式,举报者可以不出面,最高奖金额50万,我们这个活动很有意思了,我们目前已经开展了市场活动武汉、沈阳还有南京还有广州,今天这个论坛完了以后我们马上奔赴成都,开展这个打假维权的活动,在打假维权的活动上我们就是把这种声势造出去,只要你举报有效,是有效的举报,最高奖励金额50万,什么样的奖励金额可以达到50万呢,就是抓住了这个造假者,判刑三年并且把他连锅端了。 【主持人】不是说执法力度现在还达不到吗? 【邹先华】我们有这样的机制在这里,目前我们已经抓到了,已经非常有效果了,现在这个打架维权的热线电话都快打爆了,你说这个很严重的,我们这个基本的方式就是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来做这一件事情,这个就发动什么呢?就是发动造假者身边的,比如说他的工人,他的司机,他的门卫,甚至他的财务人员他都可以来举报的,为什么?因为他在那个地方工作的时候一天只有两千块钱三千块钱,但是如果举报属实他就可以得到50万的奖金,然后我们在这个会上我们不仅仅宣布这件事,我们还搞法律的普及教育,我们怎么做呢?就把国家的法律条文给大家看,比如说最严重的你只要假冒伪劣一种商标,假冒一种商标你的经营额度在25万以上,或者说你的违法所得在15万元以上就够被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刚才有领导说这个不好做,其实这个非常好做,因为我们做的是工程,工程起来一做就是几万平米,几万平米就是好几十万,所以抓住他的尾巴是很容易的,我们每到一个地方会集中我们自己的工作人员,我们的经销商,尽量通过当地的协会把当地的房子生产企业弄过去,实际上他这些打假宣传,他更是一次法治的知识的普及,最后我们觉得就是说站在企业的角度,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总之一句话政府已经有很好的法律法规,不是没有,有,但是政府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假药品假食品都抓不过来,一个防水算什么呢?但是我们中国的企业不能空等政府来帮我们,我们又是受害者,我们要自觉自醒我们自己要有作为,所以我们就联合起来来做这件事情,我告诉你这个效果特别好,这个也是非常感谢我们的理事长对我们的工作支持,这个工作我们会持续不断的做下去,我们的口号是假冒伪劣不禁止,一天不禁止我们就一天不停下来,我们四家打击假冒伪劣的工作要继续进行下去。 【主持人】我们现在投入的资金就是第一波投入一些,然后我们目前就没有说我们这个活动大概是到什么时候结束? 【邹先华】我们一家先投一百万,这一百万奖完了我们马上就又投,只要你敢假冒我们就敢奖励,我虽然奖励了50万,但是你造假者付出的代价肯定远远不止50万,你一定是倾家荡产名誉扫地,还要付出刑事的代价,国家本身就有法律法规有武器,我们过去没有用,我们是身受其害最后没办法才想出这么一招出来。 【主持人】好的,谢谢邹总。我们想问一下郑总,就是我们现在是不是分为几个阶段来行动的,就是我们现在的阶段进行到什么程度?下一步有什么样的计划? 【郑宪明】我们的发展分这么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我们主要就是依法打假,依法打假就是我们四家企业授权给广东利人律师事务所,我们四家企业共同授权给他了,我们接了这种举报电话或者发现假冒伪劣的线索,让他给我们整理好以后都给他,让他代表我们四家依法去打假,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网络化,整个市场网络化打假,我们四家企业成立了一个联合打假小组,联合小组作为全权指挥,在每个省我们还有七人组成的办事处,打假的办事处,我们每个省七人打假的办事处第一个他明察暗访,尤其是对国内五大生产聚集区,那是重灾区,财富比较集中,造假的量比较大,一个是明察暗访,对重灾区进行重点的监控,另外一个也是接受当地的群众举报,再一个在当地的重大项目上我们七人小组他们也要作为监管,这个信息搜下来以后他们把整理好的都汇到每个省当地的办事处,由每个省的办事处把这些信息统计好了之后,直接汇报给我们四家企业组成的联合指挥小组,每周指挥小组选拔重点推荐给咱们律师事务所,由他依法去打假,这是网络化打假。 第三个刚才讲了是重奖,造假的举报者我们最高奖励是50万元,有重奖,我们抓住一次造假额度比较大的,额度都不小,实际你看防水现在一般的都在几万平米以上,大的十几万二十几万平米,一万精密就要几十万,十万平米要几百万,我们抓住了一个这样造假的,这个额度非常大,这么大的额度这样他要负刑事责任的,最少的要三年以上,达到三年 以上判刑了我们就奖励他50万元,大家积极性都起来了,工作人员、门卫、司机大家一看我一年就赚两三万块钱,我这举报一次就能有十面二十年的收入,大家的积极性一下子就上来了,所以邹总刚才讲了我们电话都要打爆了,律师事务所跟我们一再的提要求他们还要加人上人,他们忙的不亦乐乎,所以我们感觉把重奖打假是发动起来了,尤其造假的企业,过去我们很难找到造假的地方,现在造假企业本身就来举报,我们又不要他真名真姓,网络这么发达,他只要举报属实了,符合哪条奖励我们就按哪条奖励办,这个感觉效果特别好。邹总他们在武汉抓捕了七个人,现在批捕了三个,大禹在辽宁的抓的那几个企业连锅端了,人也抓进去了,听说该判了。前一段时间在天津抓了一伙造假的,包括金雨伞他们抓造假的,力度都很大,我们行动起来过去找不着的事,我们很愁的事,现在我们感觉到很容易,我们企业自己并不忙了,举报人忙了,专业打假机构他们忙起来了,我们感觉我们销量现在有改善,我们没打假之前有30%到50%的造假,我们最近打假之后感觉销量有提高,有显著提高,所以我们几家第一次一人一百万,花完了马上交第二批,我们感觉一家交个千八百万来做这件事那我们也值,我们每年销量都能上亿,你要给他造30%的假就是三千万,你三千万那是啥数字,他花一千万打假那他当然划的来了。打假都很受益。 【主持人】现在奖励了50万有几个? 【郑宪明】我们是依法打假、网络化、群众化,在全国范围内这两个南方企业,我们东北企业,那个西南企业,在全国东南西北每个省有办事处还有指挥部,还有专业的法律律师事务所在全国形成这么一个打假,我们感觉这个非常好,这也是理事长近几年一直在倡导的事,让我们先做一做,做好大范围的推广。 【主持人】我们协会的支持力度也很大。 【郑宪明】很大,你没看理事长都坐在这儿了吗。 【主持人】谢谢郑总。方总我们现在的打假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还需要群众包括协会这方面怎样的帮助? 【方勇】首先感谢理事长支持我们这样一个活动,关于刚才打假维权的方面邹总和郑总回答的比较多,我就不复述了,我想谈一下我们遇到的困难,首先我想谈两点感想,一个是媒体对这个关注度特别高,不仅仅是搜房网,各界媒体包括电视的、网络的、报纸的他对关系到民进民生的防水渗漏,特别是听到渗漏率以后特别敏感,极力愿意去宣传,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当时做这个事没有想到的,媒体的关注度将会推动我们这个事情做的更大,达到的效果会更好。第二个感想是咱们的协会特别是我们理事长中国防水协会,包括一些地方协会对我们这个事情的支持特别大,这个因为我们毕竟只是行业四家企业,不能说我们就代表了整个行业,但是以朱总为首的行业协会给我们四家企业包括我们活动的本身给予了很多支持,这是我们应该说特别感谢的地方,也将推动我们把这个事做的更好,回到困难上,我觉得包括我们今天在座的防水企业,当然也有没有参与我们这四家活动的,我们三家像德高这样的知名企业,我想提一个希望媒体以及我们协会后期要大力关注的重点问题,那就是假冒是一回事,伪劣是另外一回事,或许名牌包叫LV叫LU我没有仿冒你,但是质量不好,这个伪劣为什么屡禁不止呢?我认为最直接也是最终端的问题,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的用户他的意识,所以我非常认同刚才理事长的观点,那就是他对渗漏所带来的危害没有依据,包括我们今天在座的工作人员,你可能花500万在北京买套楼,现在北京的房价500万不算贵的,假如他是带装修的,我们想想你会关心装修这个里面冰箱用的什么品牌,涂料用的什么品牌,橱柜是什么牌子,瓷砖用不着牌子马桶用什么牌子你都会关心,但是很有可能你不会关心防水用什么牌子,你会更关注地板是什么,卫浴是什么,但是以我从业十多年的经验告诉各位,以上这些固然重要,但是出问题更可怕,马桶不好换了,防水出问题就不好换了,冰箱不合适换了,瓷砖不合适换了,防水不合适很不好换,而当时在防水上可能只需要多投入一家一户来说,或许就多投入一两千块钱可能就能解决要十万的问题,我们还不说506的水会漏到406去,邻里之间上法庭的事很多。所以我回到主持人的这个问题,我们遇到了什么困难,就是我们广大的消费者对防水的意识不强,我认为是我们知名防水企业很困惑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又不是一朝一夕靠一两个打假能够改变,所以我极力的呼吁协会、媒体加大宣传,一定要唤起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如果他有了这种意识,下次我在北京买房我会用用防水用的是哪家的,用的是不知名的我不要,五百万的房子不买了,这个力度就不一样,或许你说我一个人买房不影响,我们想说的现在这个趋势正在形成,我们四家,包括在座的还有一些做防水以及家装的我们都和一些知名的地产商,但是中国排名靠前的五百强地产商当中,以我们企业统计的数据直接重视防水的质量,直接采购防水品牌的两成都不到,地产商他不够重视,他都交给了分包,分包交给了分包,他不重视,所以这个时候会导致防水质量的不到有效的提升的,所以我想说的他不仅仅是一个重视的现象,这个是我们面临最大的困难,或许他叫LU,LU也是一个牌子,但是他质量怎么样,所以这四家企业能够走在一起最最重要的就是保权益,保自身的权益保消费者的权益,因为在过往的过程当中比质量、比服务、比送货速度,但同时我们都保证了一点,就是保证了我们消费者权益,正是由于这么一个核心点把四家国内的知名防水企业聚到一起,在保的过程中光靠我们的吆喝不够,我们还需要唤起民众自己。就是你在买房子过程中关注过没有,比如说像万科、恒达、碧桂园等等一些知名的地产越来越重视防水,越来越重视我要跟厂家直接合作,那就越来越杜绝了伪劣产品进入他的市场,在这些知名地产当中我可以很负责的说他出现假冒伪劣的现象概率,会比不直接战略采购他会低的很多,很多地产商要求直接从厂家进货,但是我想说的是八成地产商他还没有重视,我们说起来很多普通民众不能够理解。地下渗透不仅仅是导致地下停车场可能让你的停车困难,让你的脚让你的鞋会湿,有可能会导致楼倾斜,有可能楼歪歪楼裂裂是由地下渗水形成的,而我们的建筑广泛的用于地铁、隧道、高铁,所以我们四家强调的一句话是防水质量的好坏,向我们的食品药品安全一样的重要,他关乎着民计民生,甚至关乎着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媒体能够多一些宣传,让我们更多的百姓认识到渗透带来的危害,不仅仅是邻里关系不和谐。我在老家的房子楼上的,我们家住一楼,下面没有,楼上的防水装修的我说我送你了,不用你花钱,材料我给你,你帮我做上就行,让他做成,当然我住的就是一滴不漏的房子,因为我有了这个意识,我投入并不高,送给他的按照我们的销售价也就是三四百块钱,并不是我们想象的一笔巨款,我们改善了邻里关系,现在关系很和谐,最关键的是不漏,所以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活动唤起这样的意识,或许我们的市场变得更纯净,我们的竞争力也变得更有意义,谢谢。 【主持人】方总说的我们这个活动的背景和我们做的一些事情,我现在想问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毕竟我们四家说起来也是竞争对手,以后我们会不会因为一些市场竞争或者一些利益分配的事情然后我们这个活动进行不下去了。 【伍盛江】非常感谢,这个活动可能贵在坚持难就在坚持,我没有很好的答案,我想将刚才四位领导所说的当我作为这个问题的回答。第一个就是通过我们从企业的单家维权到我们现在在协会的领导和指导下,四家联合的打架和维权,我们发现联合的力量比单家的力量要强,现在造假用假太强大,我们单家打不过来,我们需要联合。第二个像朱理事长讲的,企业的板块,我们是做好这个产品的服务,打假不是我们权利所在也不是我们企业的能力所在,为了企业的自身利益我们打假也要专业,我们要依托法律,我们也要依靠政府执法的意见来进行维权,我们说是打假,其实整合社会打假的资源,为我们打假这样一个活动来增多力量。我们在打假灵感的来源也是协会,在这个启发下指导下,下一步我们打假可以更多的依托协会的指导。刚才说的社会的力量,社会的力量协助我们打假,我也想我们面向社会揭露假冒伪劣的危害,我想假冒伪劣到底有哪些危害呢?我总结一下有四大危害,要让我们社会知道,第一它是牵扯到漏水,造这些假的产品极大的浪费我们的社会资源,因为假的产品造成我们的房子使用年限使用质量太短,这些都是天大的浪费。他天大的伤害,我们可能花了半辈子的钱,最后是买了个竹篮子打水这个伤害太大了。我们认为他天大的破坏,他破坏了我们商业生态,让我们搞技术的搞品牌的搞服务人员无利可获,打击了我们积极性,干的挺委屈,这是假冒伪劣,我们也看到了他真是我们文明时代首罪,科技进步的自然退了,我们享受了科技带来的文明最后成了一个痛苦了,所以我们认为假冒伪劣他天大的浪费,天大的伤害,天大的破坏是我们文明时代的首罪。 我们这个行为要继续进行下去,我们做的非常好,我们需要继续支持,作为企业来讲,第一我们认识到没有经济这个活动不能进行,但是这样的投入我们认为值,我们现在做的投入,下一步活动的进行当中我们持续的投入这个活动所需要的经费,这些不是我的答案,我想各位领导记录下来然后做一下你问题的解答,谢谢你。 【主持人】谢谢伍总。 【邹先华】我补充一下,我们四家企业的董事长老板在一起定的时候,就定了一个最大的原则,就是强调这个活动纯粹性,我们这个组织他不是一个业务的联盟,就是大家合起来只做一件事,就是打假维权,维护消费者的利益,维护企业的利益,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利益,我们下去以后该怎么竞争还是怎么竞争,如果说这个活动不纯粹,要赋予这个组织很多的功能的话,那进行不下去了,这是我要补充的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是不是只对我们四家有好处?不是这样的,我们凡是所涉及到的打假的案例,基本上除了假冒这四家,或者其中的一到两家还会假冒其他的,所以我们做这个事情对整个行业一定是有帮助的,有很大的好处,基本上假冒我们其中的一家,也会牵扯出假冒其他的商标,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后期我们会怎么做呢?我们会在全国最集中的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的集散地,我们要高高的竖起我们的广告牌,这个广告牌就是聚力量、破虚假、保权益下面写上50万人币,我们要让造假者心有余悸,看到这个招牌他就回去掂量一下,我是不是继续造假,这是第一。第二我要继续造假我造谁,他要掂量一下,所以我们把这个活动一定会继续做下去,再大的困难我们也做下去。

黄昆院士逝世

马英九绝对不以牺牲劳工权益来换取经济成就0

社区组织建设一题四解0

骗子用导航仪当刷卡机盗取现金61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