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手机自带软件偷流量强删后厂商拒绝质保

发布时间:2020-02-14 02:36:02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南京市民李先生的女儿给他新买了一台智能手机,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预装软件。女儿担心父亲不明就里乱点之下会扣费或产生上网流量,打算删除一些平时用不到的软件,却发现根本无法删除,费尽周折才终于在手机厂商客服那里删除了软件。接到李先生投诉后,记者对手机市场进行一番调查,发现预装软件过多且很难删除的 现象非常普遍,且背后的利益网络和监管真空耐人寻味。

不想要的软件为何删不掉

接 受采访时,李先生告诉记者,女儿给他买的是某大牌手机的最新款,价格自是不菲。女儿本意是让喜欢看新闻和炒股的父亲能方便地在手机上满足这些需要。“可我 拿到手一看,里面的软件实在太多,有二三十个。”这些软件中,有微博、人人网、凯立德导航等等,“我快60岁的人了,除了炒股和看新闻,其他功能根本用不 着。”

但李先生女儿发现这款手机里的大部分软件,都无法通过程序管理功能自行删除,最多只能强制关闭。“拿到手机卖场去问销售人员,小姑娘 告诉我们说很多程序都是系统自带的,没法删。”李先生父女又带着手机来到了该品牌售后服务处咨询,排了半天队终于对客服人员说出了来意,没想到对方竟同样 表示这些软件是系统自带,没法删除。“这不是欺负人吗?”父女俩不干了,一番据理力争后,售后把手机拿到后台, “半个小时后告诉我们软件已经删掉了,但 我需要的新闻和炒股软件还得回家自己安装……”

李先生很费解,“安装软件是为了让消费者使用方便,需要哪个就留下,不需要的删除。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呢?”

事实上,把简单事情搞复杂的绝非这一家手机品牌。记者在南京各大正牌手机卖场探查一番后发现,几乎所有品牌的智能手机中,或多或少都自带了若干软件,而确如李先生所言,大多数软件都被安装在操作系统内部,根本无法通过设置指令简单删除。

而当记者就如何删除预装软件一事咨询苏宁、国美等商场客服时,都被告知“这些都是常用软件,属于手机的功能扩展,没法删除。如果自行通过刷机删除,将可能不享受机器的正常质保。”类似的“常识”,记者随后在诺基亚、索尼、htc等手机客服那里也再次得到了普及。

预装软件:方便客户还是方便赚钱

无疑花几千元买一台智能手机,却同时买来一堆“霸王软件”的经历,对消费者来说,伤害远不是“不能做主”这么简单。网上可以找到很多智能手机消费者的吐槽,其中对臃肿软件拖慢机器速度、占用内存、耗费电量,甚至无意中点击软件自发升级提示而产生上网流量的投诉比比皆是。

按 照厂商、卖场客服人员的说法,安装大牌、正规和所谓常用的软件只是出于扩展手机功能和提升消费者体验。那一个简单的反驳就能让他们无言以对:新浪微博和腾 讯微博、uc浏览器和腾讯浏览器、同花顺和大智慧炒股、高德和凯立德导航……这些都是大牌正规软件,你怎么知道我“常用”哪一种?

记者辗转通过私下渠道找到几位大牌手机厂商的工作人员,“这是行业的潜规则。”其中一位在确认记者不会透露其姓名后告诉记者,手机还没有进入智能时代时,手机软件的研发商就开始和生产商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手机进入智能时代,一切都变了。”记者的朋友刘思江,是苏州一家手机软件开发公司的技术总监,他说,各种开发手机应用的公司和软件产品呈几何级地增长,比起辛苦在各个软件下载市场打广告做推广,“和手机商直接合作预装,见效无疑最快。”

这 是一个业内不能说,却公开的秘密。“软件商付钱,硬件商预装,在手机还是一块芯片时,已经决定了未来它的用户使用怎样的软件。”记者在网上随便搜索,甚至 能看到类似的合同模本——甲方负责在手机里预装乙方的软件,乙方根据激活量支付费用。“根据软件的性质不同,价格和收费方式不同,有的直接先付钱预装一台 机器从1元到五六元不等;有的根据用户激活软件后产生的流量费用分成。”

行货水货:预装软件利润分成各不同

行货还会看软件“出身”

不 过,刘思江同时也承认,“即便是存在这样的灰色利益,但行货手机一般比较爱惜自己的羽毛,选用的预装软件总在各领域排前几名,说它们‘大牌、正规、常用’ 倒也无可厚非。”“大牌软件和大牌手机,合同动辄都是以百万千万计的,有的也会以双方的战略合作方式体现,而在如是合同的约束下,这些软件的预装多带有排 它性,同时预装两个竞争对手的软件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在许多智能手机中,会出现如“新浪微博、新浪天气、uc浏览器”这些软件打包出现。不过当记者据此采访上述两家公司时,得到的则是“这是手机商根据市场占有量自行选择”的官方回答。

水货没有合同保障给钱就装

不过,还有一片更“开放”的天地。经过刘思江介绍,记者认识了在南京、苏州等地都有自己手机卖场的小龙。生于1987年的小龙从事手机销售已经6年。

占小龙业务量的大部分,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水货手机”。“一般来说,都是通过地下渠道从境外运到内地,然后经过刷机,在各地经销商手里流通。”

“一 开始,是水货商付钱给刷机商,刷一台机给多少钱。”小龙说,后来刷机商开始接到来自软件商的“橄榄枝”,不正规的软件商根据软件激活联网甚至预设吸费后门 的启动,所带来的利润和刷机商们分成;“正规”的软件商根据下载使用量的激增,去吸引投资和广告。在这片天地里,没有法律、道德甚至合同的约束。

而为了让这些预装的软件能最大可能地被用户最终激活和使用,“部分利益会分流到各级分销商,也就是我们这些人。”作为最后一级水货商,小龙每天经手的手机也能有几十甚至上百台。这是手机流向消费者的最后一个环节,有人再刷进去若干软件,以此牟利。

目前监管仍以企业自律为主

暧昧规定让预装软件钻空子

为 什么预装软件如此泛滥?刘思江说这和占智能市场大半壁江山的安卓(android)系统其自身特性不无关系。“安卓系统是开放源代码的,换言之就是任何企 业或者个人可以轻松地修改并开发出自己的‘安卓’系统。”刘思江告诉记者,安卓的这种开放特性,使得它成为各种软件泛滥的温床,甚至这些有用或无用、善意 或恶意的软件,然后在出厂到售出的各个环节中,被刷进手机中,成为用户无法轻易删除的“霸王软件”。

而由于安卓的免费开源,“厂商会告知消 费者,你购买的只是我的硬件,软件是免费的,不属于我的产品。”这种告知,大都体现在官方网站、说明书或者手机内自带的免责声明中,“显然大多数消费者对 此并不知情。”基于此,尽管工信部今年6月刚刚颁布法规,禁止手机生产商预装“不经消费者同意的,侵犯消费者隐私或者含有恶意代码的软件”,但事实上在操 作环节,如何界定“消费者是否同意”变得暧昧,因为“消费者购买了安卓手机,根据安卓特性,手机商似乎可以视作他默认了安卓系统本身及其自带软件的开放 性”;而如何监管究竟在哪个环节,出现了违规软件的替换和安装,也变得艰难。

消费者维权也难获支持

在此背景下,消费者维权也难得其门。记者就此采访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许明,他表示,“对正规行货手机来说,如果他预置的软件合法合规,似乎不能视作侵害消费者权利。就像电视机里预装了150个频道,你说我只要看其中5个,能不能删掉其它145个?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南 京东南律师事务所蔡庆涛律师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消费者有权利选择自己所需要的软件,更有权利不接受自己不喜欢的软件。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政府对于 手机、电脑等软件的监管还是存在法律真空。目前主要还是要依靠企业基于市场规律和商业道德的自律。”刘思江说,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是,网上有适用大多数主流 机型的安卓系统下载,“用户可以通过下载升级来获得更加洁净的系统。”

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深圳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变更

广州代理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