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富宁57户村民疑遭铁路工人扫荡式打砸深圳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0:14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云南富宁57户村民疑遭铁路工人扫荡式打砸2013-02-22 18:21 来源: 云南信息报 0 [ 字号:大 中 小 ]2月12日16时许,中铁隧道集团云桂铁路富宁项目部四分部(以下简称中铁集团富宁项目四分部)剥隘平郎隧道口施工队2名工人驾车途经富宁县剥隘镇岩村路段时,与该村8名村民发生纠纷,致1名工人受伤。

事件经过

2月12日16时许,中铁隧道集团云桂铁路富宁项目部四分部(以下简称中铁集团富宁项目四分部)剥隘平郎隧道口施工队2名工人驾车途经富宁县剥隘镇岩村路段时,与该村8名村民发生纠纷,致1名工人受伤。

2月13日9时许,近百名中铁集团富宁项目四分部工人相互邀约到岩村讨说法,双方对峙过程中,又造成铁路方2名工人受伤,致使事态升级,从而造成岩村57户房屋和财产受到损毁。部分村民害怕再次被报复,跑到村后的“拉麻山(壮语音译)”躲避。

2月15日,富宁县副县长马正良与剥隘镇镇长李文刚来到岩村看望村民。富宁县公安局并于当晚派出16名民警通宵在村里巡逻,防止冲突的再次发生。中铁隧道集团富宁段项目部先期拨付30万元用于购买村民受损的生活必需品并发放到位,对村民受损的摩托车、农用车和家用电器等赔偿事宜已达成协议,家电及生活用具正在采购发放中。

2月16日、17日,剥隘镇镇长李文刚带人给每户村民们送来了锅碗瓢盆、筷子、电磁炉、饭桌等生活必需品,并给57户村民每户500元现金,村民们称“临时解决了生活问题”。

大年初四(2月13日),文山州富宁县剥隘镇岩村村里所有机动车都被砸毁。71户村民中有57户的门窗、家用电器,甚至锅碗瓢盆都被砸得七零八落。而村里近300名村民看见手持铁棍,蜂拥而至的百余名中铁隧道集团的工人,吓得逃到了村后的山上,不敢回家。男人们带着妇孺小孩在山里的草地上和衣而睡。村民说工人进村就像“扫荡”。

大年初三(2月12日)下午,中铁隧道集团的工人江楠和包广正开皮卡车回工地。车子途经岩村村外的山路时,8名骑着摩托车的村民拦下他们,声称“你把贵阳哪里治牛皮癣好水溅到我身上了”并勒索了江楠600块钱。但随后在回工地的路上,江楠又被3名村民围攻,头部被石块打破,鼻梁骨被打骨折。工人们见工友不仅被敲诈勒索,还被打伤,咽不下这口恶气的他们于第二天冲到村口,要求交出那8个人。村民们为了阻止工人进村,又打伤了两名工人,工人们愤怒的情绪瞬间被点燃了。

大年初四 山村57户人家被打砸

2月13日,大年初四早上8点40分,文山州富宁县剥隘镇岩村的71户村民很多还在睡梦中,就突然被村口轰鸣的卡车声惊醒了。中铁隧道集团三处有限公司云贵铁路第四项目经理部的百余位工人从三辆渣土车、五六辆皮卡车上跳下来。他们头戴各种颜色的安全帽,手持钢棍,很多人身上还穿着“中国铁路”的工作服。

黄绍成与其他村民见状赶紧拨打了剥隘镇派出所的电话报警,“警察告诉我们‘你们马上走’”,黄绍成说。随后百余名工人鱼贯而入,黄绍成与其他村民赶紧往后山跑。接下来的2个小时,岩村成了这百余人的“游乐场”。村民们只能在山上远远地望着,没有一个敢下去。11时许,工人们撤走了,临走时还放了几挂鞭炮,“像打仗胜利一样”,村民们说。

黄绍成说,直到下午派出所给他们打电话,村民们才陆续从山上回到村里。回到家里的村民发现家中都是一片狼藉。村里的4辆农用车、1辆装载机不是被砸毁就是被掀倒在地,有的机油都流了一地。黄绍成家的院子里躺着三辆摩托车,厨房的一口大黑锅也被铁棍戳了一个洞,旁边的电冰箱上坑坑洼洼的,侧面也同样留了一个洞。而黄绍关家则更惨不忍睹。不仅门窗被砸坏,电视机屏幕也被打碎,甚至连家里的一袋大米也被倒到了地上。

村口小卖部的老板黄成武回到铺子里,发现抽屉里只剩下了零零散散的几块钱,“这里面有近一千块的零钱,抽屉下面的1万5也没了。”铺子里的香烟、啤酒、零食都被扫劫一空。加上一台被砸坏的冰柜,他粗略算了一下,损失共有3万3千元。

让村民们最无法忍受的是,连土地庙供的香炉、烛台都被打翻了。黄绍成在村子里走了一圈,竟然发现几乎没有一家的窗户是完好的。据统计,全村共有57户被打砸,村民们说,幸免于难的15户是因为房子太旧,工人们就没进去,只是用砖头、石块丢到了房顶和门窗上。

因为要配合后面调解组的清点损失工作,村民们一直将原貌保持至今。

山顶“避难” 村民睡草席住山洞

当天下午4时许,富宁县公安局调集了48名民警来到岩村。警方在确认没有村民受伤后,分成四个组挨家挨户清点损失情况。在民警们离开村子后,部分村民担心工人再次光临,便拿着被子、水、方便面、大米等食物跑到后面的“拉麻山(壮语音译)”居住。一些村民则只是在家里吃饭,吃完跑到山上。胆子较大的村民就干脆住在了家里。

村民黄炳成带着老婆、女儿和外孙爬过一段满是泥土和落叶的窄路。15分钟后到达了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段。4口人用破了几个洞的白色塑料布在树枝之间搭了个简易帐篷,用干树叶铺在地上当作草席。晚上十分寒冷,大风呼呼地从帐篷一面灌入,又从另一侧呼啸而去。冻得2岁多的小外孙边哭边喊:“爷爷,回去啊,回去啊。”在十几米外的一片空地上,几位村民聚集在一起,拾了几根树枝点燃了篝火。

61岁的黄炳富往山上走了15分钟,爬了1公里还是不放心,一个人跑了40多分钟,钻进了一个1米宽,1米多高的山洞里安顿下来。

第二天,村民们让嫁了人的女人都到婆家去避风头。黄炳成也不例外,他因为要留下看家,就让老婆带着女儿和外孙去了婆家。晚上,他与村民黄绍成一起躲在帐篷下。凌晨1点,天上飘起了小雨。帐篷上的洞让雨水的进入轻而易举,二人只好用被子盖在头上,在帐篷里一直坐到天明。

四五十名村民们在山上连续住了两日。白天他们无事可做,就在山上往山下看,看看过往的车辆,看看工人还来不来。

2月15日,正月初六,富宁县副县长马正良与剥隘镇镇长李文刚来到岩村看望村民。村民们记得,马正良当着武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村民们的面要求李文刚“今天晚上一定要保证村民回村里住”。富宁县公安局于当晚派出16名民警通宵在村里巡逻,防止冲突的再次发生。

2月16日与17日,李文刚带人给每户村民们送来了锅碗瓢盆、筷子、电子炉、饭桌等生活必需品,并给56户村民每户500元现金,村民们称“临时解决了生活问题。”

伤者自诉 冲突因村民敲诈勒索引发

昨晚9点半,已经康复的江楠拿着行李,走出了百色市右江民族医学院附属医院耳鼻喉科的住院大楼。自从2月12日鼻梁骨被打骨折以来,他一直住在该院。他甚至都不知道是因为他而引发了打砸事件。

“那天下午,我跟工友(包广正)开着皮卡车回工地。走到梦珊珊餐厅到岩村那段路时,被8名村民拦住。前面3个人把摩托车横在路上,手里拿着土石块,看样子如果强行通过就要砸车。” 江楠回忆说,当时路面很干,并没有积水,村民就说把泥水溅到身上了,而且对方明显是喝了酒,身上一股酒气。他觉得对方很不讲理,“我问,溅到哪里了?他们说不上来,就说我们不讲理,要我们赔偿1600块钱。后面又来了几个人,手里还拿着木棍。当时我们人少,就给了他们600块钱,我说‘过年了,请兄弟们喝顿酒’”。收了钱,两名骑摩托车的村民就在前面带着江楠二人离开了。

随后江楠给项目部一位领导打了电话,说明了刚刚的遭遇。这位领导随后报了警,并与两名剥隘镇派出所的民警追上了江楠二人。但当时围堵他们的村民已经离去。民警于是带着他们到了岩村,寻找围堵江楠的几名村民,但一个都没有找到。江楠二人就与民警和项目部领导分开,继续往工地走。不想没走多远,又遇到了3名村民,“我估计他们是看我们跟民警又回头找他们了,他们就用石头把我头打破,鼻子也被锤打了。”江楠说。

项目部的这名领导表示,听说工人被打,他又赶紧返回去寻找。“我还说‘人呢?人呢?’,突然冒出一群村民,手里拿着石头。我们赶紧发动车子快跑。”被打的江楠落在了后面,没有上车。随后头上流着血的江楠快步赶上了车。

在距离岩村5公里外的地方正是中铁隧道集团的工地,工地旁有三排白色板材宿舍。昨天下午5时许,大部分工人们还未下班,有的还没有从老家回来。在宿舍里的几名工人以“当时正在工地干活”“还没有从老家回来”为由,表示对2月13日的打砸事件并不知情。

东台西装制作

潍坊工作服订做

黑龙江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