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齿包装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义齿包装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视频网站自制内容将动摇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

发布时间:2020-07-21 10:56:19 阅读: 来源:义齿包装盒厂家

2013年以来,各视频网站纷纷晒出自己自制节目的预算,有的竟高达几千万美元,可这并没引起广电人士的重视。本来嘛,制播分离这么多年,社会上已经有了成千上万家节目制作公司,再多几个网站做内容有什么可怕呢?何况他们未必能做得好,随他们便吧。

其实很多电视人没有意识到,在传统电视与新媒体的博弈中,这才是最可怕的,这将动摇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

一、播控不再是广播电视的根基

(一)“播出核心说”——现实版的刻舟求剑

我实在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专家给管理部门提出用播控平台管理视频市场的决策参考,我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广电人士就这么容易轻信这种错误观念。可能大家都是基于传统电视产业链分析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吧。

由于传统广播电视产业链是由制作、播出、传输、广告、终端五大环节构成,其中,制作可以外包给制作公司;传输有地面无线、有线、卫星、互联网等多种管道;广告是媒体衍生品;而终端的研发、生产从来就不是广播电视的事儿,于是得出结论:唯独“播出”是产业链的核心,播什么,不播什么,体现了媒体平台的价值与品牌,其公信力、权威性、差异性都在于播出的控制。只要能控制播出平台,则千秋万代,基业永驻了!

我必须承认,若把自己锁定在传统电视这方小天地,这种结论是正确的。如果电视还处于鼎盛时期,这种“播出核心说”也一定有其指导意义。然而今天的电视业就如同千年前水源枯竭,胡杨绝迹,沙漠逼近的楼兰古城。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生态性巨变,城池都快被沙漠掩埋了,我们还在讨论“电视城”究竟哪个部位重要,这不但没有意义,而且若用对它的分析结果来指导工作,那简直是现实版的刻舟求剑,会产生致命的误导,误导我们去坚守那形同虚设的播控平台,最后把自己晒成城门下的木乃伊。

(二)互联网是没有“门”的

我们必须看到,互联网带来的是信息革命,不是小打小闹的革新,它不仅把人类生活中一切跟信息有关的部分搬到互联网上,甚至还会将许多过去不属于信息范畴的东西也变成信息搬到互联网上。并且这些信息的传播有着极强的通透性,任何一段信息(当然包括视频),只需一串代码链接,就能在全球飞扬。

互联网就像一块覆盖全球的大海绵,有无数的孔洞、无数的角度彼此相连,从任何一个小孔吹口气都可以传到其它任何一点(除非你把网断掉,那海绵也没了),没有人可以给海绵的小窟窿眼装上门。此时,播控平台这扇门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就如过去的北京城,由城墙和城门围起来,守住城门就固若金汤。而现代北京城早已变成了通透性极强的没有围墙的一大片空间,无数大大小小的道路和胡同都可以让人随时进出,快被拆光了的城墙和城门都已成了怀古的风景,就算有了九门提督,又能挡住谁进出北京呢?又有多少人会去走你设定的门呢?

也许有人立刻会想到互联网上的“门户”。其实它们根本不具备“门”的属性,新浪、优酷、腾讯、百度都是一个能够满足人类对某种信息需求的信息获取空间,更多的是信息交易市场的属性。只是IT科学家为了强调它的重要给它取了这样的名字,我们千万别被“门户”这个名字误导。如果你非要在互联网上找到门的话,那么网民用于登录的,分布于各地的节点,那才是真正的门。

(三)互联网上无法安装视频的“门”

在视频制作技术含量高、传输成本高的过去,我们广电是可以牢牢控制播控平台的,但今天已经不行了。首先,我们既没有电信运营商的底层物理传输通道,也没有在此基础上的腾讯、优酷等视频网站的技术传输通道,我们却要在别人的通道上安装一个门,这可行吗?我们能否要求各视频网站把所有的内容都传到我们的播控平台上审查后,再传回他们的技术通道里?如此庞大的内容(YOUTUBE每分钟要产生48小时的内容,要跟上这个速度,理论上要15000人24小时分三班不间断工作。这还仅仅是一个视频网站!)我们是否审查得过来?技术上我们有能力对接吗?其次,从意识形态管理上看,视频制作门槛已经很低,我们已经无力挡住像新华社、人民日报这样的大型国有媒体参与节目的生产。他们的内容是否也要经过我们的审查才能播出?这不是简单的面子、权力问题,这还是利益问题,更是意识形态管理问题。就连广电总局与工信部就三网融合的主导权都要掰扯十几年,我们跟同级媒体机构能把视频管理的播控权很快掰扯清楚?

总之,信息革命环境下,播控平台已经无法作为我们电视行业的根基,对电视(视频)市场管理,也不能再用播控平台的落后思维。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按习总书记要求的从顶层设计入手,通过管理创新、观念创新和方法创新来实现。你想啊,老北京的城墙拆了,城上的守兵也撤了,若按守旧的思想推断,那还不强盗横行,兵荒马乱?可事实上北京比那时更安宁祥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用了现代城市的管理方法、思路:我们有了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有了法律、法规、条例;有了110、119报警平台……

这些现代的管理理念和方法,更细致,更有效。

说到这儿,按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常规,我们应该讨论互联网条件下的视频市场应该怎样管理了,但由于这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大问题,鉴于本文篇幅所限,我们将另文探讨。

二、内容是传统电视最后的根基

面对不可避免将被吞噬的楼兰古城,最好的办法就是收拾有用的家当赶紧迁徙走人。这时候,“路上带什么?”就显得格外关键。否则,我们会因路上累赘太多被累死,或没有干粮被饿死。那么我们最有价值、最根本的东西是什么呢?

答案是:内容!

这从表象上我们就能发现,互联网大面积普及以来,我们传统电视在构成媒体的四个要素中,“渠道”在转移,电视机“介质”被多屏取代,“观众”在大量迁徙,唯独“内容”还控制在我们手中。其实,要证明内容为我所控并不难,我们的电视节目内容早已在腾讯、优酷、土豆这些视频网站上播放,但你会发现,观众们能够清晰地知道到底是谁在发声,即使他根本没有看电视,而是在优酷上首次看到了我们的节目,他也能很清晰地说出这是央视的新闻说了什么;那是央视的白岩松谈了什么观点;还有湖南卫视的谢娜、何炅又在说什么……可见,尽管它吸引了大量观众,但网站还只是一个内容分发渠道,观众们并没有把我们的内容看成是优酷、腾讯的内容,观众的心理认知依然属于我们,他们并没有真的流失。

这就是说,内容是我们十分牢固的根基,它以思想力、权威性、引导力,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文化品牌沉淀,把我们和观众紧紧联系在一起。同时,即使没有当今政策的保护,也由于内容把握的困难、制作的难度、较高的成本等因素,别人短期内也很难从我们手中将它夺走。

然而,有一利则必有一弊,藏獒固然凶猛且忠诚,但若对手家里也养了藏獒可就是我们的噩梦啦。视频网站没有自制内容时,它只是一个渠道,而一旦它们也开始做自己的内容,通过自己的思想力、引导力来吸引和抓取观众,把他们俘获成拥趸和粉丝,那么我们电视与这些受众间的纽带就彻底被斩断了。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有那么一天,观众们在视频网站看完内容不再想起我们,而是说腾讯又报道了什么,优酷的“张岩松”、“李岩松”又发表了什么观点……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个视频网站已经完成了从传输渠道,到有号召力的视频媒体的完美转型。而与此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彻底失去了这些观众,在这些观众心中宣布着我们作为媒体的死亡,而且还是脑死亡。

从这个意义上看,完成自制内容的品牌化建设,是各视频网站实现媒体化、平台化的最后一战,而守住内容的优势,是保住我们传统电视的最后根基。

三、我们必须重新认识“内容为王”

有人会笑,“内容为王”这是广电圈儿里连老一点的苍蝇都明白的道理,还用你在此长篇累牍地啰嗦?

其实,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人类在某种环境中生存久了,往往就会忘记自己来时的路,电视媒体环境长达几十年的稳定发展,也让我们许多电视人教条僵化地理解内容为王。而且这种近乎原教旨主义色彩的对内容的理解,导致了很多电视人的集体性麻木,甚至是传媒界的知名教授也高举着“内容为王”的大旗,带领着一群俨然口念咒符的义和团式的电视人在悲壮地坚守厮杀。这里,我无意间因为看穿了皇帝的新衣而对同一战壕的兄弟们施以嘲弄,因为不解开这个“心结”我们就不可能义无反顾地向新绿洲挺近。为此,我们必须先搞清内容是怎样当上“王”的?

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等大众媒体都必须由内容、介质、渠道、受众四个要素构成,每个要素都是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因此,衡量一个媒体的价值就是这四者的乘积,其中任何一个为0,则整个媒体价值为0。

如此看来,各要素之间同等重要,怎么内容就稀里糊涂称上 “王”了呢?

这是因为相对于内容而言,现代传媒中的介质、渠道、受众一旦形成,它们在短时间内的稳定性比较高(比如介质,北京有四百万电视机,短时间内不可能一天、一个月就变成八百万,或二百万台),可以说这三个要素在一定时间内(半年、一年)的趋势是可以预见的。而内容就完全不同了,由于内容的复杂性,受众对不同信息接收的复杂性,导致内容和观众对接出火花的概率很低,或者说优质内容的“成品率”很低,这就使内容成为四个要素中最不稳定的要素,同时段不同内容的收视率可在一周、一个月内发生几倍的大幅波动。这样我们就会发现,其实介质、渠道、受众是三个相对的常量,是可知可控的,而内容是很难把握的变量,于是,它就变成了媒体价值公式中决定乘积大小的最重要的因素。这样,内容就毋庸置疑地登基加冕了。被视为传媒圭臬的“内容为王”也正是基于这种认知被大家挂在嘴边的。

以上是多数人对现代媒体的常态认知,如果没有重大的变故,我们还可以这样认知下去。然而,互联网的兴起,每年几千万的移动终端介质的普及和几千万的受众向互联网的转移,正在快速地把介质、渠道、受众由过去的常量变成难以驾驭的变量,它们的剧烈变化也开始对媒体短时间内的价值产生影响,而内容整体上没有大的突破,内容的王位已经开始动摇,完全可能出现天下皇帝轮流做,介质为王,渠道为王,甚至受众为王的局面。

当然,从长远角度看,内容迟早会再次夺回王位,但那要到技术的进步趋缓,介质、渠道、受众再次稳定以后,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儿了。但如果我们电视人在这场新媒体的争夺战中失败了,即使内容若干年后重新夺回王位,执掌王权的也不会是我们,而是视频网站自己培养的视频精英。

javascript教程

web前端开发

opengl ios 教程

前端开发专业